温柔

甜甜的小日常(2)


※1-5见上篇





6.


郑云龙有一位忠实粉头,蔡程昱。


在郑云龙的微博下总是会出现蔡程昱的身影。


“哥,你是高贵的王子”

“哥,你不发的图我给你发了,还p好了,拿回去吧[比心]”

“哥,非得这样自黑么,我怕我掰不回来”


然而。



“哥,定妆照真的帅炸!请给我留张票”


蔡程昱满心欢喜的等待着他的回复。


“购票链接网上有 我可以给你打八折! 哦对了 微信已经把你拉黑了 勿扰 谢谢!祝你幸福!”




......


蔡程昱有了想脱粉的冲动。





大家看看这个狠心的人吧,救救孩子吧!!



7.


郑云龙突然生病了,高烧不断。


而节目还在紧张的录制阶段,不能缺少他这个关键人物。


大家都很担心他,时不时便会有送药送水果的哥哥弟弟们。


可郑云龙还是不退烧。


“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阿云嘎思考着。


阿云嘎三下五除二脱掉了上衣,跑到床上压着病殃殃的郑云龙。


“大龙,我帮你发发汗烧就退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吧。”

“......??????”






一个晚上过后,郑云龙的烧果然退了。可是他的腰快废了。


“阿云嘎你这个趁人之危的畜生........”







“嘎子哥,你好厉害啊!你是怎么做到的?”身边的弟弟们追问着阿云嘎。




阿云嘎笑而不语。






你们还小,不能告诉你们。






8.


自从上次的掉筷子事件后,黄子弘凡觉得这个世界好奇妙哦。


他终于忍不住跟他的好朋友仝卓倾诉了这件事。


仝卓挑挑眉,“安啦。他俩已经不算秘密了。”


“哈?!就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么?!”


仝卓忍住笑,问道:“你看到那一幕的时候,觉得很恶心很排斥么?”


“没有啊......其实我挺羡慕嘎子哥和龙哥的。”黄子弘凡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们一定互相爱对方爱得很深吧。”


仝卓愣了一下。


他牵起黄子弘凡的手,像对待一件珍宝一样,轻轻地把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手上,十指相扣。


“我爱你也爱的很深。”








这次换黄子弘凡愣住了。









9.


郑云龙在后台听阿云嘎唱《那个男人》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回想起了他和阿云嘎再一起这么多年来的种种坎坷。家人的阻挠,朋友的流言蜚语,物质上的穷困...


还好,他们一起挺过来了。



郑云龙无法想象,如果离开阿云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演出结束,郑云龙把阿云嘎拉到了一个无人的化妆间里,勾住了阿云嘎的脖子紧紧的抱住了他。


阿云嘎感受到了郑云龙的眼泪融进他的毛衣里。



他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给予安慰。




“嘎子,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对么?”

郑云龙哽咽着。



阿云嘎笑了,眼角出现了星点鱼尾纹。







“一定会的,我保证。”










TBC.





————————————


还想要哪对cp欢迎评论


文笔渣



【原创 禁止盗用】


甜甜的小日常(1)



※多cp预警 主嘎龙

※大声村使我快乐


1.


大声村里cp很多。


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互相保守着对方的秘密。



2.

节目组搞了一场聚会。36个人无一缺席。


郑云龙和阿云嘎很自然地坐到了一起。


可他们两个全程都只用一只手吃饭。好奇怪。



“啪嗒”一声,坐在对面的黄子弘凡的筷子掉在了地上。他连忙蹲下捡起。


当他习惯性的抬头时,他看到了桌子底下两个人十指相扣的手。





woc。


筷子再一次从他手中脱落。




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后来他再也没掉过筷子。






3.

王晰和郑云龙被分配的宿舍住在阿云嘎的隔壁。


可是郑云龙从来没回宿舍住过。王晰一开始很奇怪。


有一天失眠,王晰听到了隔壁传来的阵阵呜咽声和喘息声。


咦,这个声音怎么有点像大龙。





......





王晰微笑着拿起手机,拨通了自己妻子的电话。





“老婆,我想回家。”






4.

当陆宇鹏即将跨入大厅的旋转门时,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呼喊。


贾凡边朝他挥手边向他跑来。


“凡哥。”陆宇鹏露出了少有的笑容。


“今天来这么早?”贾凡摸了摸陆宇鹏的头。

“嗯,节目组要补录镜头。”

“昨晚睡的怎么样?”

“挺好的。”

“今早吃饭了么?”

“还没有。凡哥你吃了么?”

“我也没吃,一会一起吧。”

“好。”





大厅的保安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两个人满脸甜蜜的在旋转门中走了一圈又一圈。





......这俩人要干嘛?





5.


高天鹤在采访里是这么说的。

“我觉得豹哥小小的身体里,蕴含着无限大的能量。”

李文豹把这个采访循环了一遍又一遍。

嘻嘻。被自家老攻cue到好开心。


有一天当李文豹在床上躺着循环这条采访时,被刚洗完澡的高天鹤听见了。


他快速把李文豹的手机扔到了一旁,回手抓住了李文豹瘦瘦的手腕,将他压在床下,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虽然我说你小小的身躯里有无限大的能量,”





“但你这辈子都别想在上。”












TBC.




——————————————————

睡不着的激情产物 应该会继续写的

【原创,禁止盗用】


自制高糊壁纸
大龙的颜我磕一辈子

【云²】对不起,我爱你




“龙哥,咱们这次选什么歌啊?”坐在郑云龙旁边的蔡程昱问道。

郑云龙低着头思考着,一首歌的名字渐渐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这首怎么样。《对不起我爱你》。”




这是他最喜欢的歌。

也是他最想唱给那个人听的歌。








郑云龙当初想来参加《声入人心》这档节目,纯粹是因为想让更多人了解并喜欢上音乐剧。


他没想到阿云嘎也会来。


“下一位,郑云龙。”

门“吱呀”被推开,郑云龙轻轻拢了拢额前的中分,走进录制间。

当他看到坐在替补席的阿云嘎时,他的心抽动了一下。

郑云龙的目光一直锁定着阿云嘎,看着他亲切的跟身旁的年轻弟弟们有说有笑。

阿云嘎似乎感受到了郑云龙炽热的目光,他望向郑云龙,嘴角上扬,眼角随着微微起褶,挥了挥手。


“老同学好!”



郑云龙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老班长好。”




完了。他心里暗想。


他以为他对阿云嘎的这份从未说出口的感情会随时间慢慢消逝。

可当阿云嘎一笑,郑云龙便知道,自己又败了。



败得很彻底。










“还没告诉你 对不起我爱你”

“没有你我无法呼吸”

“就算有一天脱离了身体”

“我依然这样的死心塌地”


公演现场,郑云龙前所未有的投入,演唱到高潮部分时,泪花已经在眼角旁摇摇欲坠。


似乎在倾诉自己的故事。


这一切都被台后的阿云嘎看在了眼里。


“晰哥,今晚帮我个忙。”








录制完节目,王晰和阿云嘎连拖带拽着蔡程昱和郑云龙去附近的烤肉店吃“庆功宴”。

“那就祝我们......同进同退?”王晰率先开口,逗笑了因为被挤下首席而郁郁寡欢的三个人。

“对,没什么不开心的,人生就是起起落落嘛。”阿云嘎给每个人都倒了半杯酒。“下次再一起冲上去!”

四个人一起碰杯,一饮而尽。

阿云嘎不动声色地向王晰使了试眼色,王晰立马会意,在桌子底下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没过一会,酒量最好的王晰却突然瘫倒在蔡程昱的肩上。“哎呀......年纪大了不经喝了......小蔡你送我回去吧。”

蔡程昱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再一次强行被王晰拖走了。

......到底是谁醉了......






就剩下阿云嘎和郑云龙两人。


郑云龙的酒量一直不好,没喝几杯就已经开始神志不清,脸上泛出阵阵红晕,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撑着头,眼神迷离。


“嘎子......”


“嗯?”阿云嘎愣了一下。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郑云龙这么亲切的叫他了。


“我们回去吧......”


“好。”






初冬的夜格外寒冷。


阿云嘎一手搂着郑云龙的腰,另一只手拽着郑云龙勾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一步一步往酒店方向走去。


凌晨1点的街道空无一人,只有路灯还在兢兢业业的工作。


“嘎子。”

“嗯。”

“我要吐......”

阿云嘎赶紧让他支着街道旁的一棵树。


可郑云龙根本没有要吐的意思。他支着树站了一会,忽然开始抽泣起来。


阿云嘎看着郑云龙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向下滚落着,慌了神,伸手想要为他擦去眼泪。可没想到却被郑云龙一把握住了手。


属于郑云龙温热的体温从他的手心传入了阿云嘎的指尖。


“阿云嘎,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早就应该忘记的,但是......”


郑云龙说话的鼻音越来越重,红着眼眶死死盯着阿云嘎。




“对不起,







我爱你。”







一阵冷风吹过。

郑云龙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突然清醒了。

他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慌张地看向阿云嘎,对上的是他那双深邃到不见底的眼眸。


“嘎子,我......”郑云龙下意识地想掩饰。

阿云嘎似乎并不想听他解释,直接凑上前去。







一切的一切,包括这个吻,来的都太过突然。



阿云嘎一只手扣住郑云龙的后脑勺,另一只被郑云龙握住的手反过来与他十指相扣。他反复吸吮着郑云龙的薄唇,不一会便灵活地撬开了他的唇瓣,暴力地侵占着他的口腔。


郑云龙被亲的双腿发软,早已无力反抗。


空气中弥漫着两个人身上的酒味。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唇瓣终于分开。


郑云龙大口大口喘着气,唇瓣被亲得微微发红,脸上的红晕也更加明显。


“大龙,我爱你。”


“我爱了你很久。”




二人对视着,阿云嘎帮他拢去碎发,的眼中尽是温柔。




郑云龙鼻子一酸,终于哭出了声。


“你他妈知道我等这句话等了多久么......”



他主动勾住阿云嘎的脖子,再一次吻了上去。




街上的路灯散发出轻柔的光,映照着这最美好的时刻。





这一次,郑云龙不想再逃避了。






“还没告诉你 对不起我爱你”

“就算有一天脱离了身体”

“我依然无法和你分离”

“还要继续和你在一起”

“对你说声那句”





“我爱你”



end.


————————————————

【原创,禁止盗用】


大家晚安


【云²】老父亲or老流氓?



※表面完美内心流氓嘎x二bi青年欢乐多龙

※嘎子哥反攻!嘎子哥反攻!嘎子哥反攻!

@叶笙 这位姐妹给我的灵感...搞!!

※我尽量不ooc....


————————————————


郑云龙对阿云嘎的印象发生改观,是在大三的时候。


开学分宿舍时,他第一次见到阿云嘎。

文静,高瘦。这是郑云龙对他的第一印象。


再后来,因为专业课过硬,又比同期的人沉稳得多,阿云嘎被老师一眼相中,当了班长。


郑云龙高中时是个差生,典型的“新时代沙雕青年”一枚,抽烟喝酒逃课泡吧样样都干过,最后因为学习成绩太差才走上了艺术这条道路。没想到随便报考个北舞,竟然稀里糊涂就考上了。


从此,他的这位室友兼班长为了改变他的学习态度,每天早晨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叫郑云龙起床,给他带早餐,陪他在练功房熬到半夜十二点。

“在艺术这条路上,你要想出人头地,就必须这么努力。”这是阿云嘎当时给郑云龙的成功之道。


这......

难道不是老父亲么?

郑云龙从那时起便把嘎子哥定义为“老父亲”人设。


这样看似平静的生活似乎也只持续了两年。


二人在两年的时间内渐渐熟络了起来,每天形影不离地在北舞的校园内逛荡。


阿云嘎从前的沉稳人设也渐渐的被自己搞得分崩离析。

他开始喜欢摸别人的腿。有时还顺带轻轻掐一下手感最好的大腿根。

同学们给了他一个新的称号。

“摸腿狂魔。”

然而这位“摸腿狂魔”还挺专一的。

只摸郑云龙的腿。

每次郑云龙被摸♂腿时,便瞬间浑身僵硬不敢动弹,手足无措。

心跳也莫名其妙的加快。


郑云龙是一个挺早熟的人。他明白这种心跳加快代表着什么。

但是他选择逃避。

“ccc老子是个纯直男啊怎么可能喜欢男人!!!”



阿云嘎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喜欢摸郑云龙的腿。

可能是因为......手感很好?

倒不如说有一种神奇的吸引力。

阿云嘎显然还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属于“流氓行为”。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那天阿云嘎被老师叫去办事情,郑云龙难得形单影只地在练功房练舞。


“诶,”旁边突然冷不丁窜出一个同学,小声调侃道:“你基友呢?”


基友?

当天晚上郑云龙便借同学的电脑查了查这个词的意思。

然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原来同学们是这么理解他俩的么?!


从那之后郑云龙每天都特意躲着阿云嘎。

上课也是,吃饭也是。只要一看见阿云嘎,郑云龙便火速撤退。

阿云嘎也注意到了这点。他很疑惑,与此同时带来的还有心中巨大的失落感。


半夜十二点的练功房里。

同学们都早早回了宿舍,只有阿云嘎和郑云龙还在。

郑云龙对着镜子一遍一遍地练习。阿云嘎坐在地上喝水休息,目光一直锁定在郑云龙身上。


“大龙。”

郑云龙被这一叫吓了一跳,停下了动作,僵硬地转过身。

“咋咋咋咋了?”

“为什么最近一直躲着我。”阿云嘎表情很严肃,完全没有平日里的温和。

“我我我没有啊。”郑云龙做贼心虚地挠了挠头。

“你有。”

阿云嘎起身,走到郑云龙面前。

“看着我的眼睛说。”

二人脸庞间的距离只有一寸。

郑云龙被迫看着阿云嘎的眼睛。

心跳又剧烈加快了。

“我我我真的没没没有特意躲着你......”郑云龙逞强着。

阿云嘎底下了眼帘,眉头微皱。

“我知道了。”

阿云嘎朝门外走。


阿云嘎离门越来越近。


郑云龙的脑袋里不知有谁在说话:

“不能让他走!”

“郑云龙你别再欺骗自己了!”


阿云嘎即将推开门。


“班长!”


郑云龙歇斯底里地叫住了阿云嘎。


“我喜欢你!”


两个人同时呆住了。


“卧槽我怎么说出来了???”


郑云龙见阿云嘎久久没有回应。

“艹!”郑云龙快步走上前,握着阿云嘎的肩膀将他抵在墙上。

脑袋一热,直接亲了上去。

阿云嘎本能的想抵抗,却被郑云龙那双无比有力的大手压得无法动弹。

两人柔软的唇瓣辗转着,呼吸逐渐加重。

郑云龙灵活的撬开阿云嘎的牙齿,舔舐着他的舌头。

阿云嘎的胳膊似乎不听使唤地环上郑云龙的脖子。

场面一发不可收拾。


当郑云龙松开阿云嘎时,二人已都是满面潮红,急促的呼吸声交织着。

“班长。”

“干嘛...”

“处对象么?”郑云龙语调中尽是痞气,嘴角不自觉上扬。

“我考虑考虑...”








结果,阿云嘎到大学毕业也没考虑出来。

两人之间这份暧昧的感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再一次见面,便是几年后《声入人心》的录制现场中了。

郑云龙这几年变化的很快,从原来的二bi青年成长为了稳重优雅的音乐剧王子。

郑云龙进入录制间时,一眼便看到了跟95后小弟弟们打成一片的阿云嘎。

他还是跟以前一样的“交际花”体质。

然而让郑云龙没想到的是,阿云嘎已经从原来那个瘦削的内蒙小青年变成了体格健壮的......型男?

脸上的褶子倒是多了不少。郑云龙心里吐槽到。


此时阿云嘎也注意到了他,满面笑容的冲他打招呼。


“老同学好!”



那一笑果然再一次牵动了郑云龙的心。



“老班长好。”







好久不见。












第一期录制结束,郑云龙回到酒店房间,正准备关上房门时,一只手忽然死死扣住了房门。


“大龙,是我。”

还没等郑云龙反应过来,阿云嘎便已经进了郑云龙的房间,回手把房门一锁,把郑云龙禁锢在自己和房门之间。


“嘎......嘎子?”


“你之前说的,让我考虑处不处对象,现在还算数么。”


“啊?”


“我考虑好了。”

阿云嘎勾起郑云龙的下巴,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开口道,

“处对象么?”



???

这个场景似乎有些熟悉啊......

而且似乎有什么反过来了。


郑云龙觉得有一些微妙的东西正在悄然靠近。

......难道是他和嘎子哥的爱情么?!





end.

————————————————————

草草收尾.....实在抱歉我真的没灵感了。

【原创,禁止盗用】


【云²】慢慢喜欢你



※时间段:第四期录制结束

※激情写文 轻喷

※双云绝美爱情  晰哥实力cp党粉头子


建议bgm:《慢慢喜欢你》郑云龙 王晰

———————————————————


阿云嘎推开房间的门。

屋里一片漆黑,阿云嘎只能透过门外隐隐的光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郑云龙。

他果然一言不发。阿云嘎心里咯噔一下。


录制节目时,节目组为了烘托节目效果,特意通知阿云嘎不能选郑云龙,必须选王晰。

这让阿云嘎很为难。前一天晚上他还和郑云龙约定好的,“我明天肯定选你。”

然而。

当阿云嘎说出了王晰的名字时,在座的五个人都吃了一惊。郑云龙的眼底中闪过一丝失落,可又迅速的掩藏了起来,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奶。

王晰不太情愿。他和郑云龙是相识多年无话不谈的“老年组好兄弟”,自然知道嘎龙之间的感情。

“我劝你冷静。我们......般配么?”王晰冷不丁的两句疯狂暗示让所有人笑的前仰后合。阿云嘎反应了过来,急忙打起了圆场:“我这样可以有更多的机会跟你学习啊。”

“你......行。”王晰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他,目光看向郑云龙。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活跃,一言不发的靠着沙发背,默默地盯着自己的脚尖。

真服了阿云嘎。王晰心里想。

此时的阿云嘎表面上落落大方,内心也是慌得一批。

要凉。


当阿云嘎走到郑云龙的身旁时,看到他极其委屈的眼神和红到发胀的眼眶,阿云嘎悬在半空中的心突然坠落,摔了个粉碎。


阿云嘎一把抱住了郑云龙,似乎想把他揉进自己的怀里。此时此刻只有郑云龙的体温才能缓解他的心疼。

郑云龙的双臂环住阿云嘎的脖子,把脸埋在了他的颈窝里。

阿云嘎感受到了郑云龙温热的眼泪落在自己的身上。

“对不起。”

“是我没遵守诺言。”

阿云嘎慢慢地顺着郑云龙的后颈,声音轻柔地向郑云龙道歉。

郑云龙似乎越听越觉得委屈,突然在阿云嘎的颈窝咬了一口。

痛感瞬间从神经爆发了出来。阿云嘎打了个颤,抱着郑云龙的力度又加大了一些。

“咬吧,只要你解气。”

郑云龙哪舍得再咬。他轻轻摩挲着刚刚咬过的地方,开口道:“疼么?”

“不疼。”阿云嘎松开了怀抱,望着郑云龙,眼底满是温柔与深情。


他吻去他眼角残留的泪水。

此时郑云龙的心中已是一片柔软。

“我还生着气呢......”

“那多咬几口。”

郑云龙破涕为笑。阿云嘎也笑了。


“嘎子。”

“嗯?”

“我要听你唱歌。”

阿云嘎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你想听什么。”

“就我今天唱的那个。慢慢喜欢你。”

二人在微光下互相注视着。

阿云嘎缓缓开口。


“慢慢喜欢你 慢慢的亲密”

“慢慢聊自己 慢慢和你走在一起”

“慢慢我想配合你 慢慢把我给你”


郑云龙把头抵在阿云嘎的肩膀上,头发蹭着阿云嘎的耳朵,轻声与他一起哼唱了起来。


“慢慢喜欢你 慢慢的回忆”

“慢慢的陪你慢慢的老去”




“因为慢慢是个最好的原因”




一辈子很长,我想和你,慢慢走下去。


永远。





END.


————————————

【原创 禁止盗用】


【云²】我不走了(小甜饼)

#郑云龙 晕倒#


正在后台准备接受音乐剧采访的阿云嘎,当看到这条微博热搜时,想都没想便跑了出去,只留下经纪人一脸黑人问号。


“郑云龙在哪?”阿云嘎出了剧组,急忙给郑云龙的经纪人打了个电话,随手拦下一辆车。

“师傅,到S市人民医院,快点!”



当阿云嘎气喘吁吁地跑进病房,看见躺在病床上面无血色的郑云龙时,他的左胸口处似乎被紧紧揪住了。


心很疼。


“嘎子哥,大龙没什么事,医生说就是劳累过度才导致的。”经纪人在旁边安慰着坐在床头的阿云嘎。

阿云嘎早已无心听这些。他轻轻摩挲着郑云龙微皱的眉头,眼眶愈发地发红。

“干嘛这么拼命......”阿云嘎的声音颤抖着。

“傻子......”



他握着他的手,守了他一整夜。

几个小时后,郑云龙醒了。

他急忙环顾四周,果然在床边看到了自己最想见到的人。

“嘎子......”

阿云嘎本来就不敢熟睡,半梦半醒中听到郑云龙的轻声呼唤,顿时精神了。

“你醒了!”阿云嘎沙哑的嗓音中透露着难以掩藏的喜悦。“现在感觉怎么样?”

“有点晕。”郑云龙微眯着眼,声音有气无力,“你昨晚不是有采访么,怎么在......”

“采访没有你重要。”阿云嘎突然正色,打断了郑云龙的话,紧紧握住他的手。

“对我来说,世间万物都没有你重要。”

阿云嘎顺着郑云龙柔软的头发,在他额间落下一吻。

“答应我,以后别这么拼命了。”

“嗯。”

“我去叫医生。”阿云嘎起身想要向门外走。

“等等!”

郑云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脑袋一热拽住了阿云嘎的手。

阿云嘎有些惊讶地回头。郑云龙那种傲慢的性子他最了解,以前他从没这样留过自己。

“别走......”

郑云龙憋红了脸,像一只羞涩的黑猫。

“陪我。”

阿云嘎心中顿时一片柔软,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温柔的弧度。

“好,我不走了。”


这一辈子,我再也不会走了。




END.


——————————————

本渣渣正在医院看病,突然就灵感了......

激情写文香香。


【原创,禁止盗用】


【云²】分手第999天

阿云嘎梦见郑云龙了。

梦见他大学时的邋遢模样,每天早上必须要叫好几遍才能醒。梦见和他一起练功,每天陪他在练功房熬到半夜12点。

梦见他们第一次拥抱的场景,第一次接吻的场景。

还有分手的场景。

“阿云嘎,我要走了。”梦中的郑云龙背对着光,阿云嘎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再见。”

他想伸手去抓住他。可他跟不上郑云龙的脚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郑云龙越走越远。

“不要!”

阿云嘎从床上惊醒,喘着粗气,缓了一会才想起来那是梦。他看了一眼表,半夜11:30。

今天,是他们分手的第999天。

二人在毕业的那一天正式确立了关系。那年的夏天很热,热到两人终于将沉淀在心底四年的感情爆发了出来。

当初阿云嘎以为这应该算是年少轻狂。可谁知,他竟越陷越深。

他们扛过了一个又一个艰难的坎坷,可最终却败在了“同性恋”这三个致命的字眼。

他看着郑云龙每天被舆论控制得生不如死,他的心似乎被一双无形的手揉碎。

最终,郑云龙选择了放手。

“对不起......我承受不住了。”

“没关系,你已经很累了。”阿云嘎笑着目送郑云龙离开他们二人的家。

在郑云龙关门的那一刻,阿云嘎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从此,他们再也没见过面。




实在睡不着,阿云嘎披了一件风衣出门。这件风衣是郑云龙在阿云嘎过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

深秋的夜格外寒冷。

阿云嘎走进一家24小时便利店,心不在焉地挑选着东西,无意间看到了郑云龙从前最喜欢抽的烟。

从来不碰烟的阿云嘎,竟鬼使神差地想买一盒。

在他即将触碰到那盒烟的时候,却被一只手却抢先拿走了。

阿云嘎顺势望去,看到的是那张他日思夜想的面容。

郑云龙惊讶的望着他。

“阿云嘎?你......”




阿云嘎从没想过二人分手后的第一次见面竟然会是这种场景。

二人坐在街道旁的长椅上。上一次他们一起坐在长椅上时,还那么亲密。

“来一根吗?”郑云龙给阿云嘎递了一根烟。“我不会抽烟。”阿云嘎谢绝。

“那你刚才买它干嘛,我还想着你什么时候也会抽烟了。”郑云龙收回手,点上了烟轻吸一口,白烟从他口中缓缓飘出,逐渐消失在空气中。

阿云嘎岔开了话题。“最近过得怎么样?”

“也就那样,”此时的郑云龙和舞台上完美的他完全是两个人,看起来好几天没刮的胡子为他增添了几分沧桑感。“我最近休息,比较闲,睡不着就出来逛逛。”

“我也睡不着。”阿云嘎双手交叉,盯着自己的鞋尖,“我梦见你来着。”

郑云龙吸烟的动作一滞,停顿了一会,开口道,“真巧,我也梦见你了。”

阿云嘎猜到了。从前,他们也总是会在同一个晚上梦见彼此。

二人就这样坐在长椅的两端。冷风不停从耳边呼啸而过,阿云嘎觉得这比死寂的尴尬要好的多。

郑云龙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扔在地上踩灭,站起身道,“我先走了,回去补觉。”

阿云嘎也起身。“嗯,后会有期。”

二人客套的相视一笑,随即转身,各自向街道的反方向走去。

阿云嘎按下手机的开机键,屏幕亮起,时间是零点零分。

现在,是他们分手的第1000天。

曾经的999都化为了零,只留下一个“1”。

这个“1”则被阿云嘎深藏在心底。





从现在开始,一别两宽,却不知是否有各生欢喜。

我曾经最爱的人啊,

后会有期。




————————————

第一次写虐文,多多担待。

【原创 禁止盗用】


[云²]一个小甜饼

对于郑云龙来说,他很害怕一段时间内见不到阿云嘎。

因为每次隔一段时间后的见面,都是对他身体的一次摧残。


早上,郑云龙在睡梦中感受到了游走在脸庞上的一阵温暖的触感。他艰难的让眼睛睁开一条缝,对上的是身旁阿云嘎一双温柔的眼眸。

“醒了?”阿云嘎宠溺一笑,捏了捏郑云龙白嫩的脸。

“嗯......”郑云龙揉了揉眼睛,眼角被揉的开始泛红。

“诶诶诶,”阿云嘎见状赶紧专注郑云龙的手腕不让他再揉,“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能揉眼睛。”说着,便把郑云龙拉向怀中,闭上眼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知道了......婆婆妈妈的。”郑云龙入了他的怀中,顺势亲了亲阿云嘎的脖子,又渐渐睡去。


两个小时后,郑云龙再一次醒过来,听见厨房传来的阵阵炒菜声。

他打算起床,用胳膊把自己的身体支起来,腰部突然传来一阵严重的酸痛,使得他一下皱紧了眉。

“阿云嘎!!”

正在做饭的阿云嘎被这一声呼喊吓了一大跳,连忙跑进卧室。“怎么了?”

他看到眼前的郑云龙有气无力地靠在床上,满脸写着愤怒和委屈。“我腰疼,起不来。”

阿云嘎噗嗤一笑。“知道了,昨晚委屈我家宝贝了。”他走到窗前,为他穿好衣服,接着一把将他横抱起来。

郑云龙虽然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可体重却很轻。阿云嘎喜欢横抱他,喜欢他害羞地搂着他的脖子。

带他洗漱过后,阿云嘎将他抱到了餐椅上吃饭。

“你今天没有工作吧?”阿云嘎询问道。

“没有。”郑云龙往嘴里扒拉着饭,含糊不清地回答他,心中默默抱怨:被你整成这样,谁还有力气工作。

吃过饭,郑云龙窝在沙发上,看着阿云嘎快速洗过碗后便急急忙忙的要出门。“我今天有一个音乐剧的剧照要拍,我得赶紧走了哈。”

郑云龙心中似乎缺了一块,气急败坏下喊住了阿云嘎。“你回来!”

阿云嘎一愣,走到他身旁,抚摸着他柔顺的头发“怎么......”

“了”字还没说出口,郑云龙便一把搂住阿云嘎的脖子,吻了上去。

郑云龙难得主动。阿云嘎见势,立刻回吻了过去,撬开他地唇齿,一支手撑在沙发上,另一只手紧扣住郑云龙的头,逼着他回应。

这个吻,如此绵长。

当两人伴着互相的喘息声离开对方唇瓣的时候,阿云嘎已经把郑云龙压在身下。

看着郑云龙面色微红喘着气的样子,阿云嘎喉结一动。

他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喂导演,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我去不了了,”说着,他停顿了一下,望着郑云龙,“今天家里有事要处理。”

郑云龙心里一惊,暗叫不妙。阿云嘎把电话挂断,随即再一次将他横抱起来,走向卧室。

“阿云嘎......冲动是魔鬼啊......”郑云龙一脸惊恐地望着他。

阿云嘎置若未闻,勾起郑云龙的下巴,“难得你主动一次,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弃啊。”

“......”


郑云龙发誓,以后再也不主动了。




——————————————

脑袋一热突然就写了第二篇!双云真的太好磕了。


【原创 禁止盗用】


【云²】那个男人(突然灵感)



第二期录制节目途中。


阿云嘎站在在后台的电视前,看着屏幕上正在唱《诗人的旅途》的郑云龙,心中突然泛起感慨万千。

郑云龙早就褪去了九年前初见时的青涩与活力。现在的他,是独当一面的“音乐剧王子”。

他似乎天生就属于舞台。一阵心酸使得阿云嘎微微皱眉。


郑云龙下台后,便是阿云嘎上场。

他选择了一首流行歌《那个男人》。整首曲子被改编过后,更加深情,而阿云嘎也非常投入的完成了这首作品。

“还需要多久多长多伤  你才会听到他没说的话...”


此时,郑云龙坐在了刚刚阿云嘎坐的地方 同样望着屏幕,看着阿云嘎演绎这首作品,不知何时眼眶竟然泛红。

“龙哥,你没事吧?”搭档廖佳琳看见这一幕吓了一大跳,急忙上前关心。

“啊?”郑云龙这才从思绪万千中脱身,“我没事。”他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眼泪却在那瞬间夺眶而出。


阿云嘎演唱完回到了后台,坐在了房间内郑云龙的对立面。郑云龙下意识地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叮”郑云龙的手机屏幕一亮,显示着【阿云嘎发来一条消息】。

点开,11个字跳出了屏幕。郑云龙心跳漏了一拍,猛地抬头,对上的是阿云嘎深邃又温柔的眼眸。

眼泪再一次不受控制的落下。


“那个男人就是我 你知道吗”



【原创,禁止盗用】